候任副总统罗贝礼道的律师昨天说,  马科斯

  菲华phhua.com讯:候任总统杜特地和落选的副总统竞选者参议员马科斯於周五晚在纳卯市见面,他们谈到不同的问题,其中包括参议员马科斯的可能内阁职位。

  菲华phhua.com讯:候任副总统罗贝礼道的律师昨天说,如果参议员马科斯接受杜特地政府的内阁职位,他将破坏自己的选举抗议官司胜诉的机会。

  该会面是在一家酒吧内进行,持续了大约3小时,这是他们二人在大选过後首次的会面。

  律师马加仁沓说,马科斯愿意在落选竞选者一年获委任禁令後接受一个内阁职位的话,就等於承认输给了罗贝礼道。

  马科斯於晚上大约8点半左右抵达酒吧,而杜特地则於晚上11点半左右抵达。

  马加仁沓在声明中说:“一年禁令只适用於落选者。因此,马科斯等待它就是承认在2016年副总统选举中失败。”

  马科斯说,该会面是他祝贺杜特地当选的机会,也讨论了在竞选期间发生的一些事。

  马科斯在上周末说,在一年的禁令结束後,他愿意考虑一个内阁职位,但他澄清,他与候任总统杜特地於6月10日在纳卯市会面期间,对方没有提供任何职位给他。

  他在接受访问时告诉记者:“大家都在这里。我们说了关於竞选的故事。”

  他以26万3473票之差,在副总统选举中输给了罗贝礼道。他说,他将於月底对候任副总统罗贝礼道提出选举抗议。

  当被问及杜特地是否会在委任落选者一年禁令结束後给他内阁职位时,马科斯说:“我们说了一点关於将会发生的事,但没有细节。”

  马加仁沓建议,与其考虑杜特地政府内的一个内阁职位,不如专心於他的选举抗议,尤其如果他相信他是在副总统选举中被偷了票。

  马科斯在副总统选举中以20多万票之差输给了自由党副总统竞选人罗贝礼道。根据法律,落选人在选举结束的一年内不能够获委任政府职位。可是,马科斯称,2016年选举被作弊玷污了,并且准备好在本月底提出选举抗议。

  他说,如果马科斯在其选举抗议还没有裁决期间,接受一个内阁职位,这将等於是“政治自杀”,因为这将削弱他胜诉的机会。

  马科斯说,他是愿意加入杜特地的内阁,因为这将给他机会服务民众。

  他说:“他(马科斯)将花近1亿披索的打官司,该选举抗会最终因为他接受了内阁职位而被撤销,因为这是等於放弃其选举抗议。”

w88,  他说:“如果有一次机会,当然。那将会是极大的荣幸。”

  马加仁沓说,如果马科斯接受一个内阁职位,他的选举抗议可能遭遇与参议员仙爹戈在1992年大选後对前总统蓝慕斯提出之选举抗议一样的命运。

  马科斯拒绝说明喜欢什麽政府职位,他说,这将由杜特地决定。

  总统选举法庭撤销了该选举抗议,因为仙爹戈在该抗议还未有裁决期间,在1995年竞选了参议员。

  他说:“我认为我们聊得有点远了。我们应该让候任总统去决定。”

  总统选举法庭在其裁决中认为,因为仙爹戈竞选并且宣誓就职为参议员及履行了参议员的职责,仙爹戈所提出的选举抗议已变得没有意义。

  马科斯说,虽然他们属於不同的政党,但他是准备好以任何的方式支持杜特地的政府。

  罗贝礼道的律师马加仁沓澄清,他并非以候任副总统之律师的身份发表此言论,而是以一位选举律师的身份。

  马科斯说:“我一贯准备好以我的能力支持,即使只是友好的建议,非正式的。”

  被要求发表意见时,马科斯的选举律师牙细亚反斥了马加仁沓的言论是“推测”。

  马科斯也很感谢杜特地表示了不会给罗贝礼道内阁职位,以免他伤心的话。

  牙细亚在短信中说:“我们不应该作出推测,更不必担心,因为只存在幻想中。”

  他说:“我很感谢他那些话。他一直都非常的好,非常的周到,我很高兴我们的友谊仍在。”

  被要求澄清时,他说,仙爹戈的案件与马科斯的不一样,因为前者是当选为参议员。

  他补充,马科斯实际上没有决定是否接受杜特地政府的内阁职位。

本文由w88发布于深度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候任副总统罗贝礼道的律师昨天说,  马科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