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从此前的暴跌状态纷纷反弹上涨,以科技

图片 1

摘要:今年一季度后,市场资金对股票价值的追捧超过了对所谓动力股的青睐。科技股未来可能持续走弱。 持续3个交易日的科技股噩梦暂时停止,科技股从此前的暴跌状态纷纷反弹上涨。 美国当地时间4月8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终于冲破连日下跌的阴霾,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图片 2

  今年一季度后,市场资金对股票价值的追捧超过了对所谓动力股的青睐。科技股未来可能持续走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付刚 北京报道

  持续3个交易日的科技股噩梦暂时停止,科技股从此前的暴跌状态纷纷反弹上涨。

“只有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是崇尚价值投资的巴菲特经常说的一句话,正是因为无法准确把握科技行业的个中价值,他很少触及科技股,这一点谨慎,让他上周过得极为舒坦。

  美国当地时间4月8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终于冲破连日下跌的阴霾,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及标普500指数分别上涨0.06%与0.38%,至1851.96点和16256.14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更成为当日最大赢家,上涨0.81%至4112.99点,结束了自201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上周五以来的四个交易日,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暴跌3.8%,创2011年8月以来最大的4天跌幅,Facebook、亚马逊、Twitter等全球科技股巨头悉数暴跌,美科技股由此引发小股灾,且骨牌效应横扫全球,扩散到了亚洲和欧洲。不仅欧洲股市终结九连阳,亚太股市的科技股也大幅下挫,中国香港市场的股王腾讯4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达11%,市值蒸发1155亿港元。

  前几天连续遭到重创的互联网股票得以获得喘息。由于抛售力量减弱,此前跌幅甚至接近20%的部分股票获得资本垂青,交易量猛增。全球社交媒体指数ETF当日上涨2.42%至18.51美元,挽回颓势。

美国股市原本普遍上扬,但突然的变盘剧挫,不禁让投资者联想到2000年的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

  当日的反弹一方面止住了一些关于泡沫破灭的流言,但同时预示了蓝筹股持续走弱的趋势。

4月7日,已经历过上周暴跌的高价科技股延续跌势,且抛售蔓延到了其他类股票。收盘时,纳指继续领跌,下挫1.2%,道指跌幅1%,标普500 指数跌幅1.1%。4月8日,在连续四个交易日下跌后,纳指回涨0.81%,道指和标普500则分别录得0.06%和0.38%的涨幅。

  但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当日回弹的力度很小,对于股市走势没有决定性的作用,也不会成为科技股重新焕发昔日蓝筹股风采的关键转折点。

承接上周五纳指跌势,亚太区和欧洲股市在周一均告下跌。在欧洲央行传出正在考虑进行1万亿欧元量化宽松可行性研究的消息之后,欧洲股市曾在上周五出现明显上涨,但4月7日欧股风向标斯托克600指数下跌1.24%,结束了连续九个交易日的上涨趋势,德国DAX 30、法国CAC 40、英国富时100等欧洲主要股指的下跌幅度也都超过1%。

  “今天的反弹来得很及时,但是还需要进一步密切观察。”美银美林从事股票研究的技术分析师熊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这次抛售互联网股票并非不可预见。随着资产配置从高价股票向更安全资产的扭转,科技类蓝筹股有可能继续走弱。”

7日亚太股市中的科技股同样遭遇抛售。中国香港市场的腾讯控股大跌4.5%;在日本,致力于IT产业投资的软银收低4.6%,拖累日经225指数收低1.7%;而旗下拥有通信应用的Naver在韩国市场大跌超过6%,网游开发商NCsoft跌幅近5%。

  反弹乏力难言行情翻转

记者注意到,上周五的美国股市其实戏剧性颇强——开盘时是贪婪模式,收盘时则固定在恐惧状态,投资者很难相信股市创历史新高与大跌会发生在同一天。

  被唱衰了三天的科技股开始回弹,成为当日推动纳指走出低谷的主要动力。

当日,美国公布3月份就业报告,职位增长19.2万份,略低于预期的20万份,但2月职位增长由17.2万份大幅向上修订至19.7万份。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就此指出,此数据是一个积极结果,显示了美国就业市场的稳健,也验证了美国经济仍处于稳步复苏的轨道上。

  美股当天收盘,在纳斯达克交易量最大的若干股票中,大部分为此前受到重创的互联网股票。当日涨幅居前的互联网股票为商务社交媒体网络LinkedIn(5.92%)、网络电台潘多拉媒体(4.71%)、美国母婴用品电商Zulily(5.53%)、在线优惠券商RetailMeNot(7.06%)、在线图片提供商Shutterstock(6.15%)以及美国在线(4.46%)。

受就业数据刺激,道指在开市初段升至16630点历史新高,标普500指数亦曾升至1897点历史新高。

  此外,一些标志性的科技股票交易量名列前茅,股价明显走强,显示资金重新开始聚集在这些股票周围。Facebook和因特尔公司股票跻身当日纳斯达克交易最活跃股票的前三名。Facebook交易量7781万手,当日股价上浮2.18%;英特尔交易量5585万手,上涨1.62%。此外,微软、思科、雅虎、Zynga等互联网科技股票均排在当日交易活跃度前十位,其中雅虎与Zynga等此前遭遇重创的股票在当日明显回弹,升幅达到2%以上。

就在大部分华尔街分析师预计股市将会大幅上涨时, 4日上午11时,“闪电崩盘”发生。纳指特别是生物科技指数以及亚马逊、Facebook、Twitter等高增长明星股出现大面积暴跌,使乐观气氛顿时化为乌有。数据显示,当天纳斯达克100ETF有逾100万张看跌期权成交,为2010年5月的美股瞬间暴泻千点事件后最高,投资者急于寻求保障趋势明显。

  而此前受美股科技类股票抛售连累的互联网中概股,当日普遍涨幅明显。涨幅居前的主要包括易居(9.33%)、500彩票网(8.96%)、奇虎360(8.07%)、汽车之家(7.7%)、欢聚时代(7.18%)、搜房(8.52%)以及久邦数码(9.6%)。

一位香港国际投行人士告诉记者,4日晚间有信息透露,当天上午9点46分提前出现的一次小规模“闪电崩盘”,参与者主要是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

  另外,携程与“去哪儿”网因为收购传闻而成为当日同类股票中的最大赢家之一,涨幅分别为10.41%与14.65%。

“闪电崩盘”幕后的对冲基金

  但这一反弹并非意味着跌势骤停。熊珏说,“根据技术统计,股市在前一周周末到下周一下跌,在当周的周二到周五会有修正性的反弹。如果到本周五无法突破目前的区间,仍然有持续走弱的趋势。”目前的反弹正好符合这一统计。

资料显示,股价异动的是纳斯达克OMX集团,两秒钟内有10万股交易量,价格从35.98美元跌至35美元,在2.7%的跌幅中,有来自10家交易所和多位黑池参与者的500笔交易和2600笔报价,1秒钟之后股价回到35.77美元,其间有来自9家交易所和多位黑池参与者的200笔交易、1233笔报价和4.4万股成交量。

  她指出,这些出现反弹的股票基本面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情况和当年美国IT产业泡沫不可相提并论。

黑池交易平台是在交投清淡的情况下,为客户提供新的流动性来源而设,此平台便于机构投资者进行大单交易,以免引起市场巨动。记者了解到,黑池交易平台通常由大型跨国银行及证券公司创立及营运,目前主要有高盛的SigmaX平台、花旗银行的Citi Match平台、野村证券的NX平台,此外,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等也都有黑池交易平台。

  资金转向配置“更安全资产”

值得关注的是,黑池交易与交易所类似,但费用低且交易为匿名,此外准入门槛高,大部分都是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参与。而高盛研究报告显示,Facebook、亚马逊、雅虎是目前对冲基金最普遍持有的股票,这些最近势头反转的高成长、高估值股票,同时也是最影响对冲基金的股票。

  不过,华尔街的每一个基金经理和市场分析师都在谈论扭转(rotation)。

从盘面上看,4日“闪电崩盘”以来,跌幅较大的主要是高成长性的互联网与生物技术类股,这些股票在去年领涨让对冲基金赚得盆满钵盈,但在近几周遭到抛售,对冲基金也开始展现出苦涩的一面。多家顶尖对冲基金的业绩在3月出现大幅下滑,曾是全球最大的主打科技股对冲基金之一的Andor Capital在3月更是遭遇18%的暴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反弹还远没有弥补此前的失地。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美国9只大型互联网股票市值缩水2000亿美元,许多热门股票跌幅甚至接近40%。这些被投资者称为高价股或者动力股的热门股票,究竟怎么了?

在上述香港投行人士看来,此番杀戮始于3 月底投资者对生物科技个股估值过高的质疑,在4月4日得到集中爆发。且科技股跌势或未言结束。因为纳指在去年上涨35%左右,目前的市盈率高达31倍,接近标普500指数两倍,后者为17倍。

  “这是资产配置调整的扭转迹象。”美国某大型基金投资经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第一季度过后,市场资金对股票价值的追捧超过了对所谓动力股的青睐。”

事实上,美股市场上的高成长股票“去泡沫化”趋势在3月早已显现。标准普尔数据显示,纳指近2400只成份股中,有近300只过去30日陆续步入熊市,Twitter、LinkedIn、SolarCity、Netflix、Facebook、特斯拉等热门科技股跌幅均在20%-44%。

  资金监控数据显示,今年初至今,美股市场上对冲基金一直在卖出,主导大盘股在一季度的下行趋势;个人投资者则一直在大量买入,而这些人群更加青睐于低价安全的股票资产。

4日开始的变盘走势凸显出从2月以来就已开始的趋势:从成长股转进价值股。上投摩根基金副总经理侯明甫对此表示,全球科技股持续下跌预示着以金融为代表的价值股将取代成长股,成为下一阶段市场风向。

  一些比较像债券的股票,比如公用事业股,在第一季度上浮了9%,显示了市场趋向于安全低风险资产的心态。

侯明甫指出,去年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呈现“题材无国界”,新能源汽车、移动互联网等题材炒作成为世界性趋势,在很多市场中,小盘成长股的涨幅远大于大盘指数。在他看来,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几乎所有市场最大权重的金融股表现都不佳,金融股股价的“天敌”是低利率水平,低利率表明市场的资金需求不高和利差无法扩大。“最近美国市场金融股有所表现,一个动力正是美联储确定加息时间表。”

  “由于人们更多看重业绩,这使得资金从高价股和动力股开始扭转到更加安全的资产。这种扭转正在进行。”洛克菲勒公司首席股票策略师张致铭(Jimmy Chang)表示,美股依靠流动性的光环效应在2014年逐渐消减,取而代之的是公司真实的业绩增长。

侯明甫表示,目前全球市场对高估值成长股由追捧向证伪的情绪转变,意味着此前那些没有基本面支撑却疯狂上涨的成长股将开始承压。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实际上资金从蓝筹股向更加安全资产的扭转已经

赴美上市中国公司将受影响

  进行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在所谓新经济与旧经济的博弈中,由于两者估值的差距太大,使得科技股现有股价无法得到支撑,资金扭转到更安全资产。

全球科技股经历的这场腥风血雨来得太突然,不禁让投资者想到了2000年的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不过,对于这场科技股股价大跌是否会重蹈2000年覆辙,市场声音各不相同。

  互联网股票实际上不是第一拨陷入被抛售境地的资产。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生物科技和互联网股票的市值猛增,几乎占据了美股总市值的8%左右。此轮资产调整中,第一波受到冲击的是生物科技股票,而后则是互联网股票,这些股票在过去几年内的涨幅都是惊人的。比如生物科技类股票在几周前的今年涨幅还在15%,如今这些溢价已完全被磨平。

东骥基金董事总经理庞宝林表示,美国生化科技股今年的升幅已全部蒸发,市盈率亦由60倍回落至40倍,连带中国香港“股王”腾讯亦已由历史高位大幅回调,相信科技股调整将接近尾声。

  “这类股票已看涨了许多年,而对冲基金不可能永远握着这些股票不放,这必然导致投资组合的调整。”熊珏说。

邓普顿新兴市场集团执行董事长麦朴思更是“扬言”,已趁市场调整买入估值回落至合理水平的科技网络股。

  包括多头基金在内的对冲基金成为主导这一周期性扭转的主要市场参与者。不少对冲基金3月底到期赎回的时间点,对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以及加快升息节奏的担忧,使得他们利用低成本美元投资高风险高回报股票的杠杆交易模式,不再具有以前的吸引力。这些合力放大了资金流出此类股票的现象,使得问题集中爆发。

但也有一些分析师认为,如果投资者持续大规模抛售股票,那影响将波及其他不相关的公司,因为不少成长性的科技股目前都纳入到了各大指数中。麦格理美国市场策略主管Dane Leone就表示,对于投资者是否已经抛尽股票持怀疑态度,目前看不到这些公司还有股价支撑的因素。

  她表示,就在两周前,对冲基金在美股尤其是热门高价股的仓位,还属于中到高级别的配置,而生物科技类和互联网类股票在活跃的投资经理的资产组合中大约占60%和50%的权重,因此出现抛售并不令人惊讶。

一家对冲基金的总经理Doug Kass则指出,目前的股市肯定存在投机性过剩的现象,生物科技和部分互联网股票确实有处于泡沫危机爆发前期的迹象。“IPO市场看起来尤其像处于泡沫危机之中,这种情况非常严峻,因为IPO市场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危机爆发的第一个领域。”

  但此轮科技股反弹很可能仅仅是连续抛售后的短期“回光返照”。

如果科技股下跌势头持续,投资者对于新股会变得更为苛刻,去年以来IPO的良好窗口有重新关闭的可能,对准备赴美上市的30余家中国公司带来不可避免的影响。截至目前,已有京东商城、新浪微博、爱康国宾及CMI等多家中资公司提交美股上市申请;还有阿里巴巴、新浪乐居、久游网等明确对外表态即将赴美上市。

  熊珏表示,资产调整导致对高价股的减仓,价格走弱又迫使遭到损失的对冲基金进一步减仓。

根据新浪微博最新公告,其筹资目标已从5亿美元调降至3.8亿美元。而如果史上最大IPO阿里巴巴赴美上市,美国以至全球科技股的跌势或将进一步加剧。

  不过,部分科技类公司仍然有机会翻身。本周开始启动美股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那些基本面稳定的价值更高的股票,有望获得稳定的走势。

  熊珏表示,一旦短期修整得到稳定,真正的大盘股仍然会获得足够的支撑。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w88发布于深度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科技股从此前的暴跌状态纷纷反弹上涨,以科技

相关阅读